卡米的卡米

德斯礼家的春天

  不过虽然德拉科因为哈利不同意和他交谈而有些失望,却并没有因此而讨厌哈利。他又站在原地发起了呆,举得哈利脸上的小雀斑是多么可爱。恰巧阿斯托利亚小姐走过来招呼他:

  "我猜中你现在在幻想些什么。"

  "谅你也猜不中。"

  "你心里正在想,许多个晚上都是跟这些人在一起无聊度过的,这实在叫人受不了,我跟你颇有同感。我从来不曾这样烦闷过!既枯燥乏味,又吵闹不堪,无聊到了极点。这批人又一个个都自以为了不起!我就想听听你指责他们几句。"

  "老实对你说吧,你完全猜错了。我心里想的东西要妙得多呢。我正在玩味着:一个漂亮人的美丽的眼睛竟会给人这么大的快乐。"

  阿斯托利亚小姐立刻把眼睛盯在他的脸上,要他告诉她,究竟是哪位小姐有这种妙处使他这样想入非非。马尔福先生鼓起极大的勇气回答道:

  "是哈利·德斯礼先生。"

  "哈利·德斯礼先生!"阿斯托利亚小姐重复了一遍。"我真感到惊奇。你看中他多久啦?──请你告诉我,我几时可以向你道喜啊?"

  "我料到你会问出这样的话来的。女人的想象力真敏捷;从敬慕一跳就跳到爱情,一眨眼的工夫又从爱情跳到结婚。我知道你要预备来向我道喜了。"

  "唔,要是你这么一本正经,我就认为这件事百分之百地决定啦。你一定会得到一位有趣的岳母大人和夫妹,而且当然罗,哈利先生也会永远在霍格沃兹跟你待在一起。"

  她说得那么得意,他却完全似听非听,她看到他那般镇定自若,便放了心,于是那张利嘴越发滔滔不绝了。

  德斯礼先生的全部家当几乎都在一宗产业上,每年可以借此获得两千磅的收入。

  霍格沃兹这个村子和霍格沃德相隔只有一英里路,这么一段距离对于年轻的达莉小姐是再便利不过的了,她每星期总得上那儿在三四次,看看格兰杰太太,还可以顺便看看那边一家卖女人帽子的商店。

  达莉特别倾心于这方面,每当没有更好的消遣办法时,就必定到霍格沃德走一遭,消遣消遣美好的晨光,并且晚上也就有了谈助。尽管这村子里通常没有什么新闻可以打听,她和妈妈还老是千方百计地从她姨妈那儿打听到一些。附近地方最近开到了一团民兵,她们的消息来源当然从此就丰富了,真叫她们高兴非凡。这一团人要在这儿驻扎整个冬天,霍格沃德就是司令部的所在地。

  从此她们每次拜访格兰杰太太都获得了最有趣的消息。她们每天都会打听到几个军官的名字和他们的社会关系。军官们的住宅不久就让大家知道了,再后来小姐们就直接跟他们搞熟了,格兰杰先生一一拜访了那些军官,这真是替她的姨侄女开辟了一道意想不到的幸福源泉。她现在开口闭口都离不开那些军官。在这以前,只要提到扎比尼先生的偌大财产,她的母亲德斯礼太太就会眉飞色舞,如今跟军官们的制服对比起来,她们就觉得偌大的财产简直一钱不值了。

  有时候哈利也会陪达莉一起去看看那些军官,说实话,确实每个人都一表人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哈利也想参军了。

  可仔细一想,参军未免太辛苦,就又放弃了。

  一天,赫敏兴冲冲的跑到了哈利的店里,给了哈利一封信。

  这是尼是斐花园送来的一封信。哈利把信读出来:

  我亲爱的的朋友,──要是你不肯发发慈悲,今天光临舍下跟潘西和我一同吃饭,我和她两个人就要结下终生的怨仇了。两个女人成天在一块儿谈心,到头来没有不吵架的。接信后希即尽快前来。我的哥和他的几位朋友们都要上军官们那儿去吃饭。

  你的永远的朋友布莱兹

  赫敏高兴的不行,哈利也很为她开心。

  “那么你来这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喜讯吗?”

  “当然不!我是来和你借马的,哈利。”

  原来赫敏家现在连一匹拖车子的马也匀不出──农庄上正要马用。

  哈利倒是没什么,因为店里有时候要送货,一匹马也还是有的。

  可是把马借给赫敏才一刻钟,哈利就后悔了。

  他觉得要下雨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