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米的卡米

德斯礼家的春天(傲慢与偏见AU)

  小姐们不久就去拜访尼日斐花园的小姐们了。人家了照例来回拜了她们。格兰杰那种讨人喜爱的举止,使潘西小姐,达芙妮小姐和阿斯托利亚小姐对她愈来愈有好感。可是哈利看出她们对待任何人仍然很高傲,甚至对待赫敏也几乎没有两样,因此颇不喜欢她们;不过,她们所以待赫敏好,看来多半还是由于她们兄弟爱慕她的缘故。只要你看见他们俩在一起,你就看得出他兄弟确是爱慕她的。哈利又很清楚地看出赫敏一开头就看中了扎比尼,不由自主地向他屈服了,而且也可以说是对他喜爱极了。

  可是他高兴地想道,赫敏虽说感情丰富,好在性格很镇定,外表上仍然保持着正常的和颜悦色,那就不会引起那些卤莽人的怀疑,因此他俩的心意也就不会给人察觉了。哈利曾经跟韦斯莱小姐谈到过这一点。

  金妮当时说道:"这种事想瞒过大家,也许是怪有意思的,不过,这样提心吊胆,有时候反而不妙。要是一个女人在她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也用这种技巧遮遮掩掩,不让他知道她对他有意思,那她就可能没有机会博得他的欢心;那么,就是把天下人都蒙在鼓里,也无补于事。男女恋爱大都免不了要借重于双方的感恩图报之心和虚荣自负之感,听其自然是很难成其好事的。恋爱的开头都是随随便便──某人对某人发生点儿好感,本是极其自然的一回事;只可惜没有对方和鼓励而自己就肯没头没脑去钟情的人,简直太少了。女人家十有八九都是心里有一分爱表面上就露出两分。毫无问题,布莱斯喜欢赫敏;可是赫敏如果不帮他一把劲,他也许喜欢喜欢她就算了。"

  "不过她已经尽心竭力在帮他的忙了。要是我都能看出她对他的好感,而他却看不出,那他未免太蠢了。"

  "哈利,他可不象你那么懂得赫敏的性格。"

  "假如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只要女方不故意瞒住男方,男方一定会看得出的。"

  "要是男方和女方见面的机会很多,或许他总会看得出。虽然布莱斯和赫敏见面的次数相当多,却从来没有在一起接连待上几个钟头,何况他们见起面来,总是跟一些杂七杂八的人在一起,不可能让他们俩畅谈。因此赫敏就得时时刻刻留神,一看到有机会可以逗引他,千万不要借过。等到能把他抓到手,再从从容容尽量去谈恋爱还来得及。"

  哈利回答道:"倘使只求嫁一个有钱的男人,你这个办法妙极了。可惜赫敏不是这样想法的;她为人处世,就是不愿意使心眼儿。而且,她自己也还拿不准她究竟对她钟情到什么地步,钟情得是否得体。她认识他才不过两个星期。她在麦里屯跟他跳了四次舞;有天上午她在他家里跟他见过一次面,此后又跟他吃过四次晚饭,可是总有别人在一起。就这么点儿来往,叫她怎么能了解他的性格呢。"

  "事情并不是你所说的那样。要是她只跟他吃吃晚饭,那她或许只看得出他的饭量好不好;可是你得记住,他们既在一起吃过四顿饭也就是在一起盘恒了四个晚上呀──四个晚上的作用可大着呢。"

  "是的;这四个晚上叫他们彼此摸透了一样性格,那就是他们俩都喜欢玩二十一点,不喜欢玩'康梅司';讲到别的重要的特点,我看他们彼此之间还了解很少。"

  "唔,"金妮说,"我一心一意祝赫敏成功。我以为即使她明天就跟他结婚,她必能获得的幸福,比起她花上一年的时间,研究了他的性格、再去跟他结婚所能获得的幸福,并不见得会少到哪里去。婚姻生活是否幸福,完全是个机会问题。一对爱人婚前脾气摸得非常透,或者脾气非常相同,这并不能保证他们俩就会幸福。他们总是弄到后来距离越来越远,彼此烦恼。你既然得和这个人过一辈子,你最尽量少了解他的缺点。"

  "你这番话妙透了,金妮。不过这种说法未必可靠。你也明知道未必可靠,你自己就不肯那么做。"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