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米的卡米

德斯礼家的春天

  德斯礼一家回到房子里的时候气氛很僵硬。

  明天整个村子都会知道马尔福先生拒绝了达莉,而在这场舞会里除了哈利和她跳过舞以外就没有任何人和她跳过了。

  这让达莉专门为了这场舞会而做的新裙子看起来是这么可笑。

  达莉的房间在哈利房间的对面,哈利清楚的看到佩妮姨妈在达莉入睡之前进入了达莉的房间,很快,对面的门里面传来了达莉的尖叫,紧接着是达莉的嚎啕大哭。

  佩妮姨妈走出达莉的房间时看到了倚在门边的哈利,不自然的对哈利笑了笑,然后飞快的下楼了。

  哈利撇撇嘴,进去睡觉了。

  第二天,哈利刚刚坐在餐桌上,就明白了昨晚达莉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

  每个人的盘子里只有一小堆可怜的葡萄干和一片柚子。

  “就吃这个?”费农姨夫放下报纸,有些不满的说。但是佩妮姨妈不为所动,她不准有其他的东西在端上桌子。

  达莉眼睛红红的吃着面前的葡萄干,哈利实在有些于心不忍,趁着佩妮姨妈转头去和女仆说话的时候把盘子里的葡萄干和柚子扒拉到了达莉的盘子里。达莉感激的看了一眼哈利,把头低下,遮住她妈妈的视线。

  哈利装模作样的喝了口红酒,擦了擦嘴,然后优雅的和他的姨夫姨妈道别。

  哈利来到珠宝店,有几个客人已经到了,他和客人们点头示意,就直接钻进了店铺后面他的小“家”。

  很快,赫敏来了,和赫敏一起来的,还有赫敏做的小甜饼。

  赫敏本来并不轻易赞扬扎比尼先生,可是当她和哈利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向她的好友倾诉衷曲,说她自己多么爱慕他。

  "他真是一个典型的好青年,"她说,"有见识,有趣味,人又活泼;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种讨人喜欢的举止!那么大方,又有十全十美的教养!"

  "他也长得很漂亮,"哈利回答道,"一个年轻的男人也得弄得漂亮些,除非办不到,那又当别论。他真够得上一个完美无瑕的人。"

  "他第二次又来请我跳舞,我真高兴死了。我真想不到他会这样抬举我。"

  "你真的没想到吗?我倒替你想到了。你遇到人家抬举你,总是受宠若惊。他第二次再来请你跳舞,这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吗?你比起舞场里任何一位小姐都要漂亮得不知多少倍,他长了眼睛自然会看得出。他向你献殷勤你又何必感激。说起来,他的确很可爱,我也不反对你喜欢他。不过你以前可也喜欢过很多蠢货啊。"

  "哈利!"赫敏的脸红了。

  "唔!我知道,你总是太容易发生好感。你从来看不出人家的短处。在你眼睛里看来,天下都是好人,你都看得顺眼。我生平从来没听见你说人家的坏话。"

  "我倒希望不要轻易责难一个人,可是我一向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我知道你是这样的,我对你感到奇怪的也就是这种地方。凭你这样一个聪明人。为什么竟会忠厚到看不出别人的愚蠢和无聊!你走遍天下,到处都可以遇到伪装坦白的人。可是,这可只有你做得到。那么,你也喜欢那位先生的姐妹们吗?她们的风度可比不上他呀。"

  "初看上去的确比不上。不过跟她们攀谈起来,就觉得她们也都是些讨人喜欢的女人。听说潘西小姐将要跟她兄弟住在一起,替他料埋家务;她要不是个好邻居,那才怪呢。"

  哈利听着赫敏的话,嘴上一声不响,心里可并不信服。他比赫敏的观察力来得敏锐,因此提到扎比尼先生的表妹潘西小姐,她只要想想她在跳舞场里的那种举止,就知道她并不打算要讨一般人的好。而且她胸有城府,决不因为人家等待她好就改变主张,她不会对她们、发生多大好感的。事实上潘西是个非常好的小姐;她并不是不会谈笑风生,问题是在要碰到她高兴的时候;潘西也不是不会待人和颜悦色,问题在于她是否乐意这样做。可惜的是,她一味骄傲自大。潘西长得很漂亮,曾经在一个上流的专科学校里受过教育,有两万镑的财产,花起钱来总是挥霍无度,爱结交有身价地位的人,因此才造成了潘西在各方面都自视甚高,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她出生于英格兰北部的一个体面家族。潘西对自己的出身记得很牢,可是却几乎忘了她父亲的财产以及她自己的财产都是做生意赚来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