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米的卡米

德斯礼家的春天

十一

  潘西不喜欢哈利,也不喜欢赫敏。她不喜欢赫敏是觉得赫敏配不上自己的哥哥,不喜欢哈利是因为德拉科喜欢哈利。

  倒不是说潘西想嫁给德拉科,潘西早就订婚了。只是她和德拉科从小玩到大,德拉科也对她是很重要的人。

  德拉科喜欢哈利是阿斯托利亚说的。阿斯托利亚是布雷兹的表妹,而潘西是布雷兹的堂姐,两个女孩子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

  阿斯托利亚想嫁给德拉科好久了。

  两个人对哈利不喜欢直接表现在了对哈利的冷淡上。六点半哈利和达莉被请过去吃晚饭,刚开始大家还表示的礼貌周全,可渐渐地潘西不再应付,阿斯托利亚也没了什么耐心。哈利看到她们当赫敏不在她们面前的时候就对赫敏这般冷淡,于是他本来那种讨厌她们的心理现在又重新滋长起来。的确,她们这家人里面只有她们的兄弟能使他称心满意,你一眼便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在为赫敏担忧,再说他对于达莉也殷勤和悦到极点。哈利本以为人家会把他看作一个不速之客,可是有了这份殷勤,他就不这么想了。除他以外,别人都不大理睬他。扎比尼先生的几个姐妹也全围在马尔福先生的身边。

  晚饭过后,哈利又去看赫敏了。而达莉却说自己从没好好看过尼日斐花园,自己一个人兴致勃勃的去参观了。

  等哈利一离开大厅,阿斯托利亚可以说是迫不及待的开始说哈利的坏话。她一会说哈利徒步走来时裤脚上糊的将近六英寸的泥巴是多么邋遢,一会说既然有马为什么不骑两匹。

  她接着又对哈利这么关心赫敏表示了些许疑问,然后又说哈利好像和他的达莉表妹已经订婚了。

  她的姐姐达芙妮也对她的话表示十分的赞同。达芙妮说:“哈利先生倒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倒是他家的亲戚,听说他父母早亡,一直和姨夫姨妈一起住,天啊,你看看他的表妹达莉,胖的脸脖子都没有了。”

  扎比尼先生倒是觉得没那么严重。潘西并没有接话,因为潘西觉得在心上人面前说他中意的人并不是什么高招。至于德拉科,他一向不参与这种话题。

  但是阿斯托利亚并不打算放过他。她问道:“怎么,德拉科?我很是担心他今天这冒失的行为会会影响你对他那双美丽的绿眼睛的爱慕吧?"

  可德拉科却回答道:"一点儿影响也没有,他跑过了这趟路以后,那双绿眼睛更加明亮了。"

  “不过”,德拉科又接着说,“有这样的亲戚确实不是那么愉快的事情,尤其有这样的一个未婚妻。”布雷兹表示了对这句话的不赞同,可是他的姐妹们却听得非常得意,于是越发放肆无忌地拿哈利的微贱的亲戚开玩笑,开了老半天。

  不一会,赫敏睡着了。哈利终于觉得这样和赫敏两个人共处一室不好,于是就下楼了。

  走进客厅,他发觉大家正在玩牌,大家当时立刻邀他也来玩,可是哈利十分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打牌打得很烂,便谢绝了,他说可以拿本书来消消遣遣。潘西惊奇地朝他望了一下。“你宁可看书,不要玩牌吗?"潘西说。"这真是少有。"

  阿斯托利亚说:"哈利·德斯礼先生瞧不起玩牌,他是个了不起的读书人,对别的事都不感到乐趣。"

  哈利说道:"这样的夸奖我不敢当,这样的责备我也不敢当,我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读书人,很多东西我都感到乐趣。"

  布雷兹说:"我断定乐意照料你的朋友,但愿她快些复元,那你就会更加快活了。"

  哈利从心底里感激他,然后走到一张放了几本书的桌子跟前。他立刻要另外拿些书来给他──把他书房里所有的书都拿来。"要是我的藏书多一些就好啦,无论是为你的益处着想,为我自己的面子着想;可是我是个懒鬼,藏书不多,读过的就更少了。”

  于是哈利跟他说,房间里那几本书尽够她看了。达芙妮说:"我很奇怪,舅舅怎么只遣留下来了这么几本书。──德拉科先生,你在彭伯里的那个藏书室真是好极了!"德拉科说:"那有什么稀奇。那是好几代的成绩啊。"

  "你自己又添置了不少书,只看见你老是在买书。"

  "我有现在这样的日子过,自然不好意思疏忽家里的藏书室。"

  "疏忽!我相信凡是能为你那个高贵的地方增加美丽的东西,你一件也没疏忽过。──布雷兹,以后你自己建筑住宅的时候,我只希望有德拉科家一半那么美丽就好了。"

  "但愿如此。"

  "可是我还要竭力奉劝你就在那儿附近购买房产,而且要拿德拉科家做个榜样。全英国没有哪一个比马尔福庄园更好了。"


德斯礼家的春天

  果然下雨了。

  而且雨还不小。

  哈利第二天赶去了格兰杰先生家里,得知了赫敏淋了一场雨后就直接病倒了。赫敏的信就是刚刚送过来的,信中提到赫敏说自己非常不舒服,医生要求她卧床休息。病倒了的赫敏没有以前这么坚强,她问格兰杰夫人能不能来看她。

  格兰杰夫人却忙不开,于是哈利自告奋勇地去了。哈利觉得,自己是有责任的,明明觉得要下雨了,还把马借给了赫敏。

  哈利回家去取马。然后达莉知道了也要跟着去,佩妮姨妈也举双手赞成。

  哈利流下一滴冷汗。于是他趁着达莉换衣服偷偷的溜走了,马都没骑。

  可是哈利低估的佩妮姨妈,不一会,骑着马的达莉迅速追上了步行的哈利。

  真是够了。

  达莉有些开心,这么多天,都没能和哈利单独的说说话。

  达莉骑得是一匹正当年的好马,但是达莉很重,又骑快马,这匹马着实累的不轻。

  于是哈利牵着马慢慢走,达莉坐在马上兴奋的唧唧歪歪。

  哈利大踏步走过了一片片田野,跨过了一道道围栅,跳过了一个个水洼,终于看见了那所屋子。这时候哈利和那匹马都累得不行了,尤其哈利已经双脚乏力,袜子上沾满了泥污,脸上也累得通红。倒是达莉开心的不行。

  他们被领进了餐厅,只见他们全家人都在那儿,只有吉赫敏不在场。他们一走进门就引起全场人的惊奇。扎比尼先生的妹妹们心想,这么一大早,路上又这么泥泞,达莉就不说了。可哈利竟从三英里路开外徒步走这儿来,这事情简直叫人无法相信。但是她们倒很客气地接待了哈利,特别是她们的兄弟,不仅是客客气气接待他,而且非常殷勤多礼。马尔福先生说话不多。马尔福先生的心里被两种情感弄得七上八下:一方面爱慕哈利那步行之后的鲜艳的脸色,另方面又怀疑哈利是否值得为了这么点儿事情独个儿打那么远赶来,难道哈利也喜欢格兰杰小姐吗?

他们马上就把哈利领到了赫敏那儿去。赫敏看到哈利来,非常高兴,原来她为了不愿意让家里人着急和麻烦,所以信里并没有说明她极其盼望有个亲人来看看她。可是她没有力气多说话,因此,当其他走开以后,剩下他们这对好朋友在一块儿的时候,她只说到扎比尼先生这儿待她太好了,使她非常感激——除了这些话以外,就没有再说什么。

后来发生的事情又让哈利对扎比尼先生的妹妹们有了改观,因为她们非常殷勤的探望赫敏并且非常亲切。只可惜下午赫敏又开始发热,而且她对哈利说她头疼痛不已。哈利片刻不离开赫敏,包括达莉看着赫敏这么不舒服都觉得心疼。

  下午三点,哈利打算带着达莉离开,可是达莉却不想这么早就走,而且赫敏也舍不得哈利离开自己,于是潘西小姐盛情的挽留哈利和达莉在这里小住几日。哈利感激不尽地答应了。接下来达莉就是差人回霍格沃兹去,把他和达莉在这儿暂住的事情告诉德斯礼家里一声,同时叫家里给他们带些衣服来。

  


德斯礼家的春天

  不过虽然德拉科因为哈利不同意和他交谈而有些失望,却并没有因此而讨厌哈利。他又站在原地发起了呆,举得哈利脸上的小雀斑是多么可爱。恰巧阿斯托利亚小姐走过来招呼他:

  "我猜中你现在在幻想些什么。"

  "谅你也猜不中。"

  "你心里正在想,许多个晚上都是跟这些人在一起无聊度过的,这实在叫人受不了,我跟你颇有同感。我从来不曾这样烦闷过!既枯燥乏味,又吵闹不堪,无聊到了极点。这批人又一个个都自以为了不起!我就想听听你指责他们几句。"

  "老实对你说吧,你完全猜错了。我心里想的东西要妙得多呢。我正在玩味着:一个漂亮人的美丽的眼睛竟会给人这么大的快乐。"

  阿斯托利亚小姐立刻把眼睛盯在他的脸上,要他告诉她,究竟是哪位小姐有这种妙处使他这样想入非非。马尔福先生鼓起极大的勇气回答道:

  "是哈利·德斯礼先生。"

  "哈利·德斯礼先生!"阿斯托利亚小姐重复了一遍。"我真感到惊奇。你看中他多久啦?──请你告诉我,我几时可以向你道喜啊?"

  "我料到你会问出这样的话来的。女人的想象力真敏捷;从敬慕一跳就跳到爱情,一眨眼的工夫又从爱情跳到结婚。我知道你要预备来向我道喜了。"

  "唔,要是你这么一本正经,我就认为这件事百分之百地决定啦。你一定会得到一位有趣的岳母大人和夫妹,而且当然罗,哈利先生也会永远在霍格沃兹跟你待在一起。"

  她说得那么得意,他却完全似听非听,她看到他那般镇定自若,便放了心,于是那张利嘴越发滔滔不绝了。

  德斯礼先生的全部家当几乎都在一宗产业上,每年可以借此获得两千磅的收入。

  霍格沃兹这个村子和霍格沃德相隔只有一英里路,这么一段距离对于年轻的达莉小姐是再便利不过的了,她每星期总得上那儿在三四次,看看格兰杰太太,还可以顺便看看那边一家卖女人帽子的商店。

  达莉特别倾心于这方面,每当没有更好的消遣办法时,就必定到霍格沃德走一遭,消遣消遣美好的晨光,并且晚上也就有了谈助。尽管这村子里通常没有什么新闻可以打听,她和妈妈还老是千方百计地从她姨妈那儿打听到一些。附近地方最近开到了一团民兵,她们的消息来源当然从此就丰富了,真叫她们高兴非凡。这一团人要在这儿驻扎整个冬天,霍格沃德就是司令部的所在地。

  从此她们每次拜访格兰杰太太都获得了最有趣的消息。她们每天都会打听到几个军官的名字和他们的社会关系。军官们的住宅不久就让大家知道了,再后来小姐们就直接跟他们搞熟了,格兰杰先生一一拜访了那些军官,这真是替她的姨侄女开辟了一道意想不到的幸福源泉。她现在开口闭口都离不开那些军官。在这以前,只要提到扎比尼先生的偌大财产,她的母亲德斯礼太太就会眉飞色舞,如今跟军官们的制服对比起来,她们就觉得偌大的财产简直一钱不值了。

  有时候哈利也会陪达莉一起去看看那些军官,说实话,确实每个人都一表人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哈利也想参军了。

  可仔细一想,参军未免太辛苦,就又放弃了。

  一天,赫敏兴冲冲的跑到了哈利的店里,给了哈利一封信。

  这是尼是斐花园送来的一封信。哈利把信读出来:

  我亲爱的的朋友,──要是你不肯发发慈悲,今天光临舍下跟潘西和我一同吃饭,我和她两个人就要结下终生的怨仇了。两个女人成天在一块儿谈心,到头来没有不吵架的。接信后希即尽快前来。我的哥和他的几位朋友们都要上军官们那儿去吃饭。

  你的永远的朋友布莱兹

  赫敏高兴的不行,哈利也很为她开心。

  “那么你来这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喜讯吗?”

  “当然不!我是来和你借马的,哈利。”

  原来赫敏家现在连一匹拖车子的马也匀不出──农庄上正要马用。

  哈利倒是没什么,因为店里有时候要送货,一匹马也还是有的。

  可是把马借给赫敏才一刻钟,哈利就后悔了。

  他觉得要下雨了。


德斯礼家的春天(傲慢与偏见AU)

  哈利一心只知道谈论扎比尼先生对赫敏的殷勤,却一点儿没想到他自己已经成了布雷兹那位朋友的意中人。说到马尔福先生,他开头并怎么觉得哈利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在跳舞会上看到哈利的时候,并没有带着丝毫的爱慕之意甚至就是陌生的,但是哈利在舞会上哈哈笑个不停的模样确实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印象。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也不过用吹毛求疵的眼光去看待他。不过,他尽管在朋友们面前,在自己心里,都说哈利一无可取,而且有了达莉这个妹妹的衬托,德拉科甚至觉得哈利也是非常愚不可及的。

  可是眨下眼的工夫,他就发觉哈利那双碧绿的眼睛美丽非凡,使他的整个脸蛋儿显得极其英俊迷人。紧接着这个发现之后,他又在他身上发现了几个同样叫人怄气的地方。他带着挑剔的眼光,发觉他的身材不够高,体态不够匀称。可是他到底不得不承认他四肢修长,惹人喜爱;虽然他嘴上一口咬定哈利缺少上流社会的翩翩风采,可是哈利落落大方爱打趣的作风,又把他迷住了。

  哈利完全不明了这些情形,他只觉得德拉科是个到处不讨人喜欢的男人,何况他曾经在舞会上让哈利在赫敏面前这么吃瘪。

  德拉科开始希望跟他深交。他为了想要慢慢地跟他攀谈攀谈,因此他跟别人谈话的时候,他问题留神去听。

  这下德拉科察觉到了哈利的不一般。

  哈利不常说话,但是说出来的话都非常中肯而且一针见血。从哈利的聊天过程中德拉科推断,哈利至少去过10个不同的国家,因为哈利十分博闻强识,好像没有他不知道的东西。而且哈利对珠宝的了解简直让德拉科感到恐怖,虽说一个男人爱好珠宝不是什么能够登上台面的爱好,毕竟这是女士们的专利。但是一次哈利看到德拉科袖子上的黑袖口时亮起来的双眼简直让德拉科恨不得咬哈利一口。

  哦,这可真是太失礼了。

  不过如果赫敏知道的德拉科内心的想法的话,或许会赞同的点点头。

  哈利确实很秀色可餐,不是吗?

  德拉科想乘着这个机会和哈利好好的聊聊天。每个和哈利聊过天的人都十分愉快与开心,德拉科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殊荣。

  可是德拉科失望了,他看着哈利亮亮地眼睛试图和哈利搭话,但是哈利面色僵硬,然后生硬的拒绝了德拉科,然后借口有事匆匆的出去了。这次不是德拉科的错,只是因为哈利真的真的对德拉科没有好感。

  第一,是因为哈利到现在都记得他和赫敏哈哈大笑时德拉科突然出现在他后面时面无表情的脸。第二,前面说到哈利不喜欢扎比尼先生的妹妹们就是因为她们自大傲慢的性格,在他看来,这位马尔福先生和她们是一样的。第三,拜德拉科所赐,都这么久了,哈利再没有在德斯礼家看到过所有和“肉”有那么一点点沾边的东西,这段时间哈利完全是靠赫敏的小甜饼和外面的餐馆活下去的。

  管他呢,哈利就是不喜欢德拉科,就是不想和他说话。

  就算德拉科有亮晶晶的漂亮的袖扣哈利也不想和德拉科说话。


德斯礼家的春天(傲慢与偏见AU)

  小姐们不久就去拜访尼日斐花园的小姐们了。人家了照例来回拜了她们。格兰杰那种讨人喜爱的举止,使潘西小姐,达芙妮小姐和阿斯托利亚小姐对她愈来愈有好感。可是哈利看出她们对待任何人仍然很高傲,甚至对待赫敏也几乎没有两样,因此颇不喜欢她们;不过,她们所以待赫敏好,看来多半还是由于她们兄弟爱慕她的缘故。只要你看见他们俩在一起,你就看得出他兄弟确是爱慕她的。哈利又很清楚地看出赫敏一开头就看中了扎比尼,不由自主地向他屈服了,而且也可以说是对他喜爱极了。

  可是他高兴地想道,赫敏虽说感情丰富,好在性格很镇定,外表上仍然保持着正常的和颜悦色,那就不会引起那些卤莽人的怀疑,因此他俩的心意也就不会给人察觉了。哈利曾经跟韦斯莱小姐谈到过这一点。

  金妮当时说道:"这种事想瞒过大家,也许是怪有意思的,不过,这样提心吊胆,有时候反而不妙。要是一个女人在她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也用这种技巧遮遮掩掩,不让他知道她对他有意思,那她就可能没有机会博得他的欢心;那么,就是把天下人都蒙在鼓里,也无补于事。男女恋爱大都免不了要借重于双方的感恩图报之心和虚荣自负之感,听其自然是很难成其好事的。恋爱的开头都是随随便便──某人对某人发生点儿好感,本是极其自然的一回事;只可惜没有对方和鼓励而自己就肯没头没脑去钟情的人,简直太少了。女人家十有八九都是心里有一分爱表面上就露出两分。毫无问题,布莱斯喜欢赫敏;可是赫敏如果不帮他一把劲,他也许喜欢喜欢她就算了。"

  "不过她已经尽心竭力在帮他的忙了。要是我都能看出她对他的好感,而他却看不出,那他未免太蠢了。"

  "哈利,他可不象你那么懂得赫敏的性格。"

  "假如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只要女方不故意瞒住男方,男方一定会看得出的。"

  "要是男方和女方见面的机会很多,或许他总会看得出。虽然布莱斯和赫敏见面的次数相当多,却从来没有在一起接连待上几个钟头,何况他们见起面来,总是跟一些杂七杂八的人在一起,不可能让他们俩畅谈。因此赫敏就得时时刻刻留神,一看到有机会可以逗引他,千万不要借过。等到能把他抓到手,再从从容容尽量去谈恋爱还来得及。"

  哈利回答道:"倘使只求嫁一个有钱的男人,你这个办法妙极了。可惜赫敏不是这样想法的;她为人处世,就是不愿意使心眼儿。而且,她自己也还拿不准她究竟对她钟情到什么地步,钟情得是否得体。她认识他才不过两个星期。她在麦里屯跟他跳了四次舞;有天上午她在他家里跟他见过一次面,此后又跟他吃过四次晚饭,可是总有别人在一起。就这么点儿来往,叫她怎么能了解他的性格呢。"

  "事情并不是你所说的那样。要是她只跟他吃吃晚饭,那她或许只看得出他的饭量好不好;可是你得记住,他们既在一起吃过四顿饭也就是在一起盘恒了四个晚上呀──四个晚上的作用可大着呢。"

  "是的;这四个晚上叫他们彼此摸透了一样性格,那就是他们俩都喜欢玩二十一点,不喜欢玩'康梅司';讲到别的重要的特点,我看他们彼此之间还了解很少。"

  "唔,"金妮说,"我一心一意祝赫敏成功。我以为即使她明天就跟他结婚,她必能获得的幸福,比起她花上一年的时间,研究了他的性格、再去跟他结婚所能获得的幸福,并不见得会少到哪里去。婚姻生活是否幸福,完全是个机会问题。一对爱人婚前脾气摸得非常透,或者脾气非常相同,这并不能保证他们俩就会幸福。他们总是弄到后来距离越来越远,彼此烦恼。你既然得和这个人过一辈子,你最尽量少了解他的缺点。"

  "你这番话妙透了,金妮。不过这种说法未必可靠。你也明知道未必可靠,你自己就不肯那么做。"


德斯礼家的春天(傲慢与偏见AU)

  扎比尼先生的性格和马尔福先生十分不一样,他十分的随遇而安,他租下了尼日斐花园也是因为有人在他的边上提了两句。他里里外外看了半个钟头,地段和几间主要的房间都很中他的意,加上房东韦斯莱先生又把那幢房子大大赞美了一番,那番话对他也是正中下怀,于是他就当场租了下来。他和德拉科虽然性格大不相同,彼此之间友谊却始终如一。德拉科所以喜欢布雷兹,是因为布雷兹为人温柔敦厚、坦白直爽,尽管个性方面和他自己极端相反,而他自己也从来不曾觉得自己的个性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德拉科很器重布雷兹,因此扎比尼先生对他极其信赖,对他的见解也推崇备至。在智力方面讲,德拉科比他强──这并不是说布雷兹笨,而是说德拉科聪明些。德拉科为人兼有傲慢、含蓄和爱挑剔的性子,他虽说受过良好的教养,可是他的风度总不受人欢迎。从这一方面讲,他的朋友可比他高明了。布雷兹无论走到哪儿,一定都会讨人喜欢,德拉科却始终得罪人。

  从他俩谈起麦里屯舞会的态度来看,就足见两人性格的不同。布雷兹说,他生平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人比这儿的人更和蔼,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姑娘比这儿的姑娘更漂亮;在他看来,这儿每个人都极其和善,极其殷勤,不拘礼,不局促,他一下子就觉得和全场的人都相处得很熟;讲起格兰杰小姐,他想象不出人间会有一个比她更美丽的天使。至于德拉科,他总觉得他所看到的这些人既不美,又谈不上风度,没有一个人使他感兴趣,也没有一个人对他献殷勤,博取他的欢心。他承认格兰杰小姐是漂亮的,可惜她笑得太多。潘西小姐同意他这种看法──可是她仍然羡慕她,喜欢她,说她是个甜美的人,她们并不反对跟她这样的一位小姐做个深交。格兰杰小姐就这样成为一个甜美的人了,她的兄弟听到了这番赞美,便觉得今后可以爱怎么样想她就怎么样想她了。

  因为佩妮姨妈的脾气不怎么好,唯一的妹妹也去世了,所以愿意和她说几句话的,就只有老好人格兰杰夫人了。

  格兰杰夫妇是前些年搬来霍格沃兹的,因为欣赏霍格沃兹的好风景。后来女儿出生了,便不再租房子住,直接买了一栋漂亮的房子。格兰杰先生是个爵士,以前还给国王看过牙齿。他和格兰杰夫人一样都是老好人,他们的女儿也遗传了他们的老好人气质。在霍格沃兹,没有人不喜欢他们一家子。

  赫敏又来哈利的店子了,她的身后跟着罗恩。

  罗恩·韦斯莱,是韦斯莱先生最小的儿子。他们一家原来是非常有钱的,但是韦斯莱先生的父亲没有继承到他们祖上会做生意的本事,渐渐的钱就都赔掉了。后来韦斯莱先生决定一切从简,就买了一栋小房子,然后把他祖上的房子租了出去。

  是的,各位也猜到了,租他们家祖屋就是扎比尼先生。

  罗恩和赫敏也算是亲梅竹马,两人一起长大,罗恩很喜欢赫敏,但是生性害羞,所以一直没有和赫敏告白过;而赫敏呢,一直觉得罗恩和她就像是兄妹,生不出爱情,自然也看不出来罗恩对她的爱。

  罗恩和哈利品尝着赫敏的小蛋糕,满足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一会,金妮也蹦蹦跳跳的来了。

  金妮是罗恩的妹妹,是韦斯莱家最小的女儿,也是唯一的女儿。她一进来就和哈利打了个照面,脸“腾”的一下红了。是了,赫敏在心里点了点头,金妮喜欢哈利很久了,喜欢到了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出来的地步。但是哈利不喜欢她,准确的说,赫敏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和哈利一起玩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赫敏都没有见过哈利对谁真正动过心。

  哈利总是这样,他很善良,却也很残忍,他可以轻易走进任何人的内心,可是别人却摸不透他的,或者换句话说,以为自己摸到了他的内心。

  金妮甚至觉得哈利是对自己有意思的,不巧的是,达莉也觉得哈利喜欢她自己。

  只有赫敏,这个哈利真正信任的女人才知道,哈利从来都没有爱上过谁。


德斯礼家的春天

  德斯礼一家回到房子里的时候气氛很僵硬。

  明天整个村子都会知道马尔福先生拒绝了达莉,而在这场舞会里除了哈利和她跳过舞以外就没有任何人和她跳过了。

  这让达莉专门为了这场舞会而做的新裙子看起来是这么可笑。

  达莉的房间在哈利房间的对面,哈利清楚的看到佩妮姨妈在达莉入睡之前进入了达莉的房间,很快,对面的门里面传来了达莉的尖叫,紧接着是达莉的嚎啕大哭。

  佩妮姨妈走出达莉的房间时看到了倚在门边的哈利,不自然的对哈利笑了笑,然后飞快的下楼了。

  哈利撇撇嘴,进去睡觉了。

  第二天,哈利刚刚坐在餐桌上,就明白了昨晚达莉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

  每个人的盘子里只有一小堆可怜的葡萄干和一片柚子。

  “就吃这个?”费农姨夫放下报纸,有些不满的说。但是佩妮姨妈不为所动,她不准有其他的东西在端上桌子。

  达莉眼睛红红的吃着面前的葡萄干,哈利实在有些于心不忍,趁着佩妮姨妈转头去和女仆说话的时候把盘子里的葡萄干和柚子扒拉到了达莉的盘子里。达莉感激的看了一眼哈利,把头低下,遮住她妈妈的视线。

  哈利装模作样的喝了口红酒,擦了擦嘴,然后优雅的和他的姨夫姨妈道别。

  哈利来到珠宝店,有几个客人已经到了,他和客人们点头示意,就直接钻进了店铺后面他的小“家”。

  很快,赫敏来了,和赫敏一起来的,还有赫敏做的小甜饼。

  赫敏本来并不轻易赞扬扎比尼先生,可是当她和哈利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向她的好友倾诉衷曲,说她自己多么爱慕他。

  "他真是一个典型的好青年,"她说,"有见识,有趣味,人又活泼;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种讨人喜欢的举止!那么大方,又有十全十美的教养!"

  "他也长得很漂亮,"哈利回答道,"一个年轻的男人也得弄得漂亮些,除非办不到,那又当别论。他真够得上一个完美无瑕的人。"

  "他第二次又来请我跳舞,我真高兴死了。我真想不到他会这样抬举我。"

  "你真的没想到吗?我倒替你想到了。你遇到人家抬举你,总是受宠若惊。他第二次再来请你跳舞,这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吗?你比起舞场里任何一位小姐都要漂亮得不知多少倍,他长了眼睛自然会看得出。他向你献殷勤你又何必感激。说起来,他的确很可爱,我也不反对你喜欢他。不过你以前可也喜欢过很多蠢货啊。"

  "哈利!"赫敏的脸红了。

  "唔!我知道,你总是太容易发生好感。你从来看不出人家的短处。在你眼睛里看来,天下都是好人,你都看得顺眼。我生平从来没听见你说人家的坏话。"

  "我倒希望不要轻易责难一个人,可是我一向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我知道你是这样的,我对你感到奇怪的也就是这种地方。凭你这样一个聪明人。为什么竟会忠厚到看不出别人的愚蠢和无聊!你走遍天下,到处都可以遇到伪装坦白的人。可是,这可只有你做得到。那么,你也喜欢那位先生的姐妹们吗?她们的风度可比不上他呀。"

  "初看上去的确比不上。不过跟她们攀谈起来,就觉得她们也都是些讨人喜欢的女人。听说潘西小姐将要跟她兄弟住在一起,替他料埋家务;她要不是个好邻居,那才怪呢。"

  哈利听着赫敏的话,嘴上一声不响,心里可并不信服。他比赫敏的观察力来得敏锐,因此提到扎比尼先生的表妹潘西小姐,她只要想想她在跳舞场里的那种举止,就知道她并不打算要讨一般人的好。而且她胸有城府,决不因为人家等待她好就改变主张,她不会对她们、发生多大好感的。事实上潘西是个非常好的小姐;她并不是不会谈笑风生,问题是在要碰到她高兴的时候;潘西也不是不会待人和颜悦色,问题在于她是否乐意这样做。可惜的是,她一味骄傲自大。潘西长得很漂亮,曾经在一个上流的专科学校里受过教育,有两万镑的财产,花起钱来总是挥霍无度,爱结交有身价地位的人,因此才造成了潘西在各方面都自视甚高,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她出生于英格兰北部的一个体面家族。潘西对自己的出身记得很牢,可是却几乎忘了她父亲的财产以及她自己的财产都是做生意赚来的。


德斯礼家的春天(傲慢与偏见AU)

  整个舞会男宾较少,达莉和哈利跳过之后,就再没有人请她跳舞,马尔福先生当时曾一度站在她的身旁,扎比尼先生特地歇了几分钟没有跳舞,走到他这位朋友跟前,硬要他去跳,两个人谈话给她听到了。

  "来吧,德拉科,"布雷兹说,"我一定要你跳。我不愿看到你独个儿这么傻里傻气地站在这儿。还是去跳舞吧。"

  "我绝对不跳。你知道我一向多么讨厌跳舞,除非跟特别熟的人跳。在这样的舞会上跳舞,简直叫人受不了。你的姐妹们都在跟别人跳,要是叫舞场里别的女人跟我跳,没有一个不叫我活受罪的。"

  "我可不愿意象你那样挑肥拣瘦,"布雷兹嚷道,"随便怎么我也不愿意;不瞒你说,我生平没有见过今天晚上这么许多可爱的姑娘;你瞧,其中几位真是美貌绝伦。"

  "你当然罗,舞场上唯一的一位漂亮姑娘在跟你跳舞!"马尔福先生说,一面望着格兰杰家的小姐。

  这时达莉站了起来,期待的走向马尔福先生,哈利站在达莉身旁,他本来想拦住达莉,但是达莉的步伐却出乎他意料的迅速。达莉飞快的走到马尔福先生面前,她兴奋的脸都红了。她用她的棕色眼睛渴望的看着德拉科,达莉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可是马尔福先生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和他的铂金发色一样令人生寒。“小姐,此刻我无意跳舞,而且你并没有漂亮到打动我的心。”马尔福先生不着边际的看了一眼再多缎带也遮不住的达莉腰上的赘肉。他又回头看向扎比尼先生:“眼前我可没有兴趣去抬举那些受到别人冷眼看待的小姐。你还是回到你的舞伴身边去欣赏她的笑脸吧,犯不着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

  扎比尼先生依了先生的话走开以后,马尔福自己也走开了。达莉嘴唇抽搐了几下,然后捂着脸走了,马尔福先生的话并没有很过分,但是达莉是个女孩子,并且彪悍的脾气远近闻名,很久都没有人当着她的面这么说过她了。哈利依旧站在那个角落,对马尔福先生却有了些好感。他却满有兴致地把这段偷听到的话去讲给他的朋友听,因为赫敏的个性活泼调皮,遇到任何可笑的事情都会感到兴趣。

  终于逮着一个赫敏休息的空地,哈利连忙把她拖到了一个人还算少的角落,从庄园管家手里拿了两杯饮料,其中一杯递给了赫敏。

  接着他就着饮料把刚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和赫敏说了。“真的吗?真的吗哈利?”赫敏的脸红通通的,不知道是和扎比尼先生跳舞跳得太愉快,还是听了哈利说的太兴奋。哈利连连点头称是,然后他和赫敏一起大笑了起来。

  忽然,赫敏的笑容僵硬了,她戳了戳哈利的肩膀,暗示哈利回头看。

  哈利诧异的回头,却看到他刚刚描述的故事的主人公正挑着一边眉毛,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他。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愣了愣,然后伸手“哈利·德斯礼”,不知道为什么,哈利下意识的隐瞒了自己真正的姓氏。

  哈利抿了抿嘴,然后收回手,有些面色不愉对德拉科说道:“躲在别人身后不出声偷听别人说话实在不像个绅士的作风。”

  德拉科却笑着挑了挑嘴角,回到:“躲在别人身后不出声偷听别人说话,还要把别人的对货说出去也实在不像个绅士的作风。”

  哈利:...该死!


德斯礼家的春天(傲慢与偏见AU)

  最近珠宝店里的客人是越来越多了。

  不用问,这和即将来到这的客人——那个黄金单身汉有关。

  赫敏也来了,她拿着几条项链和胸针来哈利的珠宝店里保养。

  赫敏喜滋滋的和哈利说着最近的有意思的事情。

    哈利一开始有些诧异,但是后来一想便也觉得不奇怪了。

  赫敏是个棕色头发的女孩子,和哈利这种喜欢歪门邪道的人不同,赫敏是个熟读很多书,而且在文学领域颇有建树的女子,一双大大的眼睛点缀在她的脸上生动可人。

  霍格沃兹很快就要开舞会了,从明天算起,还要再过两个星期。当然,这也是赫敏说的。

  赫敏虽然读过很多书,可是毕竟也只是个单纯的小女人,对爱情充满了憧憬和期盼,听格兰杰先生描述,扎比尼先生十分英俊帅气,他的表妹十分美丽可爱。

  过了几天又到了哈利回家的日子,刚过晌午,达莉缠着哈利给他说扎比尼先生,达莉说的全是好话。扎比尼先生非常年轻,长得特别漂亮,为人又及其谦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打算请一大群客人来参加下次的舞会。这真是再好也没有的是;喜欢跳舞是谈情说爱的一个步骤;大家都热切地希望去获得扎比尼先生的那颗心。

  这时,管家通报,有客人来了。

  原来是扎比尼先生上门回拜德斯礼先生,在他的书房里跟他盘桓了十分钟左右。哈利和达莉挤在窗口,看清了他穿的是蓝外套,骑得是一匹黑马。

  德斯礼家不久就发帖请他吃饭;佩妮姨妈已经计划了好几道菜,每一道菜都足以增加她的体面,说明她是个会当家的贤主妇。但是被扎比尼先生拒绝了,好像是因为他第二天非进城不可,因此回信给他们,说是迟一迟再说。德斯礼夫人为此不安,怕是这位扎比尼先生对达莉没有兴趣。

  前几天家庭医生给达莉做了身体检查,非常严重的警告了佩妮姨妈,达莉现在体重惊人,已经可以和一头即将成年的鲸鱼同等重量了。

  德斯礼家开始了严酷的减肥生活。

  本来是只有达莉减肥就够了,可是佩妮姨妈认为,大家一起减肥,就不会让达莉觉得心里不舒服。

  扎比尼先生这件事办的有点久,哈利再一次见到他,就已经是在舞会上了。

  原来扎比尼先生去接他的表妹了。

  扎比尼先生仪表堂堂,大有绅士风度,而且和颜悦色,没有拘泥做作的气习。他的姐姐们也全是些优美的女人,态度落落大方。他身边的朋友马尔福却引起了全场的注意,因为他身材魁梧,眉清目秀,举止高雅,于是他进场不到五分钟,大家都纷纷传说他每年有一万镑的收入。

  男宾们都称赞他的一表人才,女宾们都说他比扎比尼先生漂亮得多。人们差不多有半个晚上都带着爱慕的目光看着他。最后人们才发现他为人骄傲,看不起人,巴结不上他,因此对他起了厌恶的感觉,他那众望所归的极盛一时的场面才黯然失色。他既然摆起那么一副讨人嫌惹人厌的面貌,那么,不管他在德比郡有多大的财产,也挽救不了他,况且和他的朋友比起来,他更没有什么大不了。

  扎比尼先生很快就熟悉了全场所有的主要人物。他生气勃勃,为人又不拘泥,每一场舞都可以少不了要跳。使他气恼的是,舞会怎么散场得这样早。他又谈起他自己要在尼日斐花园开一次舞会。他这些可爱的地方自然会引起人家对他发生好感。他跟他的朋友是多么显著的对照啊!马尔福先生只跟格兰杰太太跳了一次舞,跟卢娜小姐跳了一次舞,此外就在室内踱来踱去,偶而找他自己人谈谈,人家要介绍他跟别的小姐跳舞,他怎么也不肯。大家都断定他是世界上最骄傲,最讨人厌的人,希望他不要再来。其中对他反感最厉害的是德斯礼太太,她对他的整个举止都感到讨厌,而且这种讨厌竟变本加厉,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气愤,因为他得罪了她的女儿。


德斯礼家的春天(傲慢与偏见AU)

  在哈利14岁以前,他过的生活非常不好。从他这里得不到一分钱的德斯礼夫人把他关进了一个壁橱里,因为她认为哈利不配住好房间。

  在哈利14岁以后,他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开始穿得体的衣服,住进了明亮的房间,学习高雅的乐器和文学,身边多了三到四个贴身的仆人。

  可是哈利得到的越多,越对德斯礼家的人感到不耐烦。

  他一到18岁,就马上在镇子上开了一家珠宝店。他自小喜欢这些亮晶晶的东西,后来修了珠宝方面的鉴定学,接着利用了一些原来的波特家族的资源,进了些国外的好货,在这家店子里卖,又请了几个懂这行的工艺人坐镇,帮人做些维护珠宝的小生意。

  今天是周五,又到了回“家”的日子。哈利是有钱买自己的房子的,可是佩妮坚持不让他搬出去,佩妮说德斯礼的房子迟早是他的,又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搬出去呢?佩妮用这种方法拒绝了哈利搬出去的提议。

  所以哈利干脆在珠宝店的后面又开了一间小房间,没什么事,他就直接在店子里睡下了。

  刚刚踏进大门,哈利就听到佩妮姨妈大声的嚷嚷“我的老爷!我的德斯礼老爷!尼日斐花园终于租出去了!你听说过了没有?”

  接着传来达莉尖细的声音:“真的吗?妈妈,这是谁告诉你的啊?”

  而德斯礼先生没有说话。

  “朗格太太告诉我的!”即使德斯礼先生不说话,佩妮也完全不气馁,“朗格太太刚刚来这,她把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全告诉我了!”
  德斯礼先生终于回过神来,询问是谁租的。

  “哦!亲爱的,你得知道,朗格太太说,租尼日斐花园是个阔少爷,他来自英格兰北部的人;听说他星期一那天,乘着一辆驷马大轿车来看房子,看的非常中意,当场就和韦斯莱先生谈妥了;他要在‘米迦勒节’以前搬进来,打算下个周末先叫来几个佣人来住。”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扎比尼。”

  “有太太的呢?还是单生汉?”

  “噢!是个单生汉!亲爱的,是个有钱的,确确实实的单生汉,每年有四五千磅的收入!真是达莉的福气!”

  听到这里,哈利大概也就明白了。

  佩妮姨妈早就看出来了自己对达莉不上心,另谋出路也是正确的。

  哈利咳嗽了一声,然后推开了门,对着德斯礼先生和德斯礼夫人行了个礼。

  果然,有了更好的选择之后,德斯礼夫妇对哈利的态度冷淡了不少,倒是达莉,对哈利还是和以前差不太多。

  哈利以前确实又瘦又小,达莉以前确实对哈利看不上眼。可是不知道从哪个夏天起,哈利开始一天一个样,再加上开始穿好衣服,读更加有用的书。短短几年,哈利成了霍格沃兹数一数二的帅小伙,很多女孩子开始在哈利的身后窃窃私语。后来哈利开了一家珠宝店,里面的名贵珠宝有的甚至可以抵过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哈利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

  可是又有谁不知道,这么优秀的男人,是她达莉·德斯礼的未婚夫呢?

  哈利慢慢的切着牛排,他觉得挺好的,有这个“扎比尼”先生来替他转移德斯礼家的人的注意力真是咋好不过了,他对娶达莉真的不感冒。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告诉佩妮姨妈,他对德斯礼家的一分一毫一点一滴都没有任何兴趣。

  但哈利也知道,佩妮不会相信。

  而且就算他说了也没用,因为达莉没有继承权,德斯礼家的财产,他不要也是他的。